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雷士照明中报背后玄机做低利润或针对吴长江

2018-09-21 09:27:56

雷士照明中报背后玄机 做低利润或针对吴长江

扑朔迷离的雷士照明内讧连续剧,看似到了收官阶段,但依然悬念迭生。

8月20日一周,雷士照明的股价连续四天上涨,24日(周五)更是上涨18%,收于1

雷士照明中报背后玄机做低利润或针对吴长江

.46港元。本报曾于7月27道《吴长江将于28日重回雷士照明》,指出吴长江与阎焱已经签了协议,吴长江将于28日回归。

但市场等来的,却是8月27日,董事许明茵辞职获批;8月28日公布的中报,则是比众人预料着还要糟糕的成绩单:比起去年同期,收入稍减,毛利大减,税后净利润不到去年同期的1/4.

8月30日,雷士照明董事长阎焱表示目前跟吴长江正在沟通,“我相信,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各种信息显示,他对吴长江的态度已经大为缓和。

但其他利益方的态度并不明朗,由于连续有董事辞职,目前雷士照明的董事人数未到法定人数,人数补全后,才能就吴长江是否回归来投票表决。

此外,中报显示,雷士照明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是因为雷士照明将对吴长江关连人士的应收和预付款,悉数计提为坏账。

有专业人士认为:这样的账务处理并不合理;由于中报是未经审计的,可以推测,目前雷士照明管理层针对吴长江。

阎焱对吴态度缓和,其他董事仍有变数?

8月27日,雷士照明公告,董事会并没有就吴长江回归进行讨论,这一讨论仅发生在吴长江和董事长阎焱之间。

接近吴长江的人士向本报透露,吴长江和阎焱基本达成协议,吴长江回归,并且接受阎焱的三个要求。此前,阎焱曾表态,吴长江完全可以回来董事会,只要满足三个要求:第一,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是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

8月30日下午,阎焱现身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出席了上海股权投资协会主板的投后管理专题论坛。无论是在会议的公开发言,和随后接受本报采访时,对吴长江的态度都有相当程度的缓和。

他在会议上说:“比如雷士照明,可能也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我现在发现,人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慢慢改正,不要把人一棒子打死。”

随后阎焱对表示:“我没有力挺吴长江回归,我也没有反对。还是那句话:他必须接受那三个要求,这一点不能妥协。老吴开始也能接受,只是后来对你们媒体说他不接受。我们(指与吴长江)正在沟通,我相信,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阎焱声称:“一些离职的员工已经回来工作,但我们还没讨论谁来当CEO。董事长和CEO分开是一定的,这是香港上市公司的要求。这件事我们在3月份的董事会已经做出决策了,在事发之前。”

但是,其他董事的态度仍不明朗。从媒体的公开报道来看,阎焱和吴长江多次公开互掐,但这并不意味着,阎焱是吴长江回归唯一的“拦路石”。本报获知,在之前的一次董事会决议上,阎焱对吴长江回归投了赞成票,但独立董事投了否决票。

8月27日,高盛亚洲委派的董事许明茵辞职被获准;此前,还有两位独立董事辞职,目前雷士照明的董事人数,已经不到法定人数,要补齐后,方能重新投票。

许明茵一直拒绝回应辞职的原因。她在这一时点辞职的做法,不少人惊呼看不懂。但阎焱表示:“很简单,如果是我,我也要走。当一个上市公司出现很多争执时,绝大部分金融机构都是避开,不要承担任何。做董事是有的。”

利润锐减是因为吴长江?

8月28日,动荡中的雷士照明(),披露了中报,今年上半年其收入、毛利、税后利润分别为2.56亿、5757万、93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分别减少约4%、18%和77%。

其中,收入下降是因为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与受前董事长吴长江辞职影响;毛利率的下降主要是受起初高成本库存、产能利用率下降影响,导致单位制造成本上升等。

税后利润锐减,背后则另有乾坤。

从中报数据来看,最大的影响因子,当属管理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743万美元,上升为3345万美元。对此,中报解释:“该增长主要是对部分应收及预付款项计提坏账拨备,达988.4万美元”,“就与吴长江先生有关联的人士计入应收款项及预付款的拨备总额为785.4万美元,为本盈利公布日期的未偿还款项的总额”。

简言之,雷士照明的净利润锐减,主要原因是管理费用大增,而管理费用增幅的近一半,是因为雷士照明将对吴长江的关连人士的应收和预付款悉数认为是坏账,而且公司认为,这部分款项极有可能一分钱都收不回来。

对此,一位做审计出身的PE人士表明了他的不认同:“半年报是未经审计的,如果审计师来做,绝对不会这样计提。你凭什么认定吴长江的关联人士就不还一分钱?吴长江目前还是雷士的大股东。你这样计提管理费用,做低利润,税务局也不认,不会让你少交所得税。其实这份中报就是管理层放出一种信息:上半年业绩不好,主要是吴长江折腾造成的。”

如果雷士照明没有计提这部分坏账拨备,那么雷士照明上半年的税后利润应该多出600万美元左右,比去年同期下滑六成左右。

所谓“坏账拨备”,指会计人员按审慎原则,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应收账款损失,在当期会计报表中予以反映。一般来说,坏账如何拨备,每个公司都有固定的准则,且这一准则不能轻易变动,否则公司的利润将被随意调节。

吴长江目前虽与雷士照明董事会在内斗,但公司董事会因此将对吴长江关联人士的应收账款认定为绝对的坏账,这一做法在业内人士看来还是比较有争议的。这样是否说明,雷士照明的现董事会,对吴长江有相当的敌意?

8月30日,就此询问雷士照明董事长阎焱,阎焱回答说“这些应收账款都超过一年,超过一年必须计提坏账。审计委员会都是独立董事组成的,我们的独立董事Alan Russell POWRIE以前是德勤的合伙人。独立董事虽然目前辞职了两个,但是出了报告以后辞的。”

此外,中报中未有解释,管理费用上升的其他原因。阎焱也只简单的说:“该解释的东西,中报都会解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