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人民币中间价上调113点在岸和离岸人民币

2019-03-05 18:35:29

人民币中间价上调113点 在岸和离岸人民币继续大涨

点击查看中间价走势图

点击查看人民币在岸行情

点击查看人民币离岸行情

6月29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7940,较上日中间价升值113个基点。在岸人民币上涨约250点至去年11月以来最高水平。离岸人民币涨约180点。美元指数连续第三天大跌,今天跌0.2%报95.823,跌破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大选获胜当日)低点,创2016年10月来最低。

在经历七连跌后,周二开始人民币汇率打响了一场“翻身仗”。

继周二离岸人民币暴涨400个基点,周三(6月28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调升239个基点,报6.8053,调升幅度创近四周以来最大;在岸人民币对美元16:30收盘报6.7992,升破6.8关口,较上一交易日涨109个基点,创近两周新高;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早盘一度涨近200点,创两周新高至6.7965.

人民币近两日的大涨主要是由于外部市场美元的弱势对人民币构成了支撑。截至28日18:30美元指数为96.27,其间一度跌破96关口,最低至95.98,几乎创下近8个月以来的新低。

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专家认为,短期的汇率升跌不能够简单和市场预期联系在一起。总体来看,代表贬值预期的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并没有扩大的迹象。随着外部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溢出效应渐弱,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将保持稳定。

外汇专家韩会师告诉第一财经,人民币近两日的大涨主要是由于美元弱势对人民币构成了支撑。

美元指数的暴跌主要归因于最近两日利空美元的消息几乎“万箭齐发”,接踵而来。美联储主席耶伦周二称,美国的生产力增速近期放缓,对半数美国民众而言,实际收入停滞不前。居民通胀预期已经有所下滑。有理由相信,低利率将维持一段时间。这一“鸽派”讲话使得美元指数应声跌至10个月的低位。

根据美国商务部日前发布的报告,美国5月份耐用品订单意外下滑1.1%,远不及预期;芝加哥和达拉斯的制造业活动也未能达到预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来“补刀”。周二当天,IMF发布报告,下调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速预期,从2.3%下调至2.1%,并表示美元被高估了近20%。还提出质疑称,特朗普政府不太可能实现预算案和税改法案中提及的经济增速目标。近期,美银美林、高盛也将美国二季度的增速预期进一步下调。

花旗银行称,近期美元的下跌不排除季节性因素,并预测美元短期会整固近期跌势。这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一个关键因素。

在美元指数走弱的同时,主要的非美货币却绝地反弹。6月27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一改常态,发表“鹰派”讲话称,欧元区的复苏步伐加强,应逐渐撤出刺激政策,但强调不是开始进行紧缩,而是要维持刺激政策的规模。次日,欧央行副行长康斯坦西奥对此表示了支持。欧元对美元涨幅扩大,升破1.1366至1.1360,为2016年6月来最高,涨幅0.2%。

由于人民币定价参考一篮子货币,其中70%左右为非美货币,今年5月底引入逆周期因子,使得人民币在更大程度上参考一篮子货币。因此,“这也成为人民币汇率转强的另外一个因素。”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告诉第一财经。

除了国际市场的外因,国内的最大利好来自于2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大连夏季达沃斯年会上对于中国经济的表态。“离岸人民币当天的升值比美元贬值早了两个小时。”韩会师对第一财经称。

李克强指出,中国经济稳中向好态势不变,将保持宏观政策稳定。他称,“中国经济指标有短期小幅波动是难免的,但稳中向好的态势不会变。二季度中国经济保持一季度稳中向好的态势,从上半年发展情况看,完全能完成全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而要维系经济较长时间的稳定增长,中国将保持宏观政策稳定。”随后,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开始反弹。

还有交易人士称,最近两日市场出现大量的买盘,不排除央行对市场进行了干预。不过,该人士认为,央行此举也是顺势而为,在美元指数大跌的情况下,用实际的行动引导人民币汇率预期。

高盛亦发表研究报告称,人民币中间价机制引入的逆周期因子能够用来传达政策导向,但央行需不时出手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实质性干预以增强其可信度。当在岸汇率日内波动与逆周期因子的调整方向发生大幅偏差时,意味着有较大几率汇率出现政策驱动的大幅波动。

去年底,大多数机构对于2017年人民币汇率的走势持悲观态度,但这种情绪几乎在最近两个多月内发生了逆转。

尤其是5月中旬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经历了一轮大涨,至6月15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7852,突破了6.8的关口,较一季末升值1.68%,较今年初升值2.43%。

6月28日,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发布的2017年三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表示,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维持基本稳定。

近期花旗、瑞银等外资机构也数次上调人民币汇率的预期。花旗近日在北京举办的全球经济投资分析媒体见面会上预测,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在6.88左右。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景彤当日表示,影响汇率的因素第一是宏观经济,今年中国宏观经济基本上保持稳定,中国银行给出的全年GDP增速预期为6.8%,这是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的基础。第二是货币政策,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我国货币政策总体稳中趋紧。

中行在上述报告中也指出,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引入逆周期因子,适应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这也是人民币近期走强的一个重要原因。5月26日,外汇交易中心在原有的“收盘汇率+一揽子货币汇率变化”基础上,推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逆周期因子,这一方面表明了央行维护汇率稳定的态度,另一方面有助于引导汇率市场更好地反映基本面。

此外,近期,央行以及外汇局的一系列数据也体现出人民币贬值预期较此前有所“降温”。

在6月27日之前,在美元指数保持着97~98的低位震荡情况下,人民币对美元曾出现七连跌

人民币中间价上调113点在岸和离岸人民币

,从6.79附近跌至6.84附近。韩会师认为,从市场交易的角度看,汇率的升降,特别是几个交易日之内的升降,不能简单地和市场预期联系在一起。在他看来,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规模的大小,才是说明汇率贬值预期强弱的最直接表现。“从交易员的角度,并没看到结售汇逆差大幅扩张的迹象。”他对第一财经表示。

外汇局6月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银行结售汇逆差171亿美元,其中企业、个人等非银行部门即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124亿美元,环比下降3%。外汇局发言人称,“总体看,当前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回稳向好、外汇供求保持基本平衡的内外部环境依然存在,尤其是国内经济持续运行在合理区间的基础更加稳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不断完善,境内主体的涉外收支行为将更趋理性。”

下半年,尽管美联储确定即将开启缩表,并且预计还会加息一到两次,但“未来随着溢出效应渐弱,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中行在前述报告中认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